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 产业经济

最大产地受困新法 铜供应或遇大缺口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发表时间:2021-05-31 10:26点击量: 责任编辑: 王欣韬
字体大小:【    】 打印

  铜材料在清洁电力的基础设施中具有关键地位,其他大宗金属商品难以替代铜的角色。有数据显示,每兆瓦的太阳能光伏发电需要消耗5吨的铜,每兆瓦的陆上风电需要消耗4.3吨的铜,而离岸风电更是要消耗9.6吨的铜,其中,电缆所用铜是离岸风电铜消耗的主体。

  智利的政治风险,加剧了外界对铜供应紧缺的担忧。在全球范围内,需求的暴涨已在突破新高的价格上得到体现。

  智利参议院正在审议冰川保护法案,该法案限制在冰川、冰缘区以及永久冻土进行采矿活动。而全球最大的铜生产商智利国家铜业公司(Codelco)三座主要矿山都是冰川保护法案的限制对象。

  Codelco已经警告称,如果冰川法案通过,该公司多达40%的铜生产将受到限制。此外,智利参议院还开始审议一项旨在向铜矿企业大幅提税的法案,这样的“组合拳”令智利的铜矿企业大呼“吃不消”。

  在全球范围内,铜的供不应求已经在铜价上反映出来。今年5月7日,大宗商品市场上的铜价在新一轮涨势中创下历史新高,至每吨10361美元,超过此前2011年市场繁荣时期的高价。

  尽管连日以来,铜价有所回落,但是如今的铜价与一年前相比仍翻了近一倍,从每吨5000美元左右上涨至近1万美元。

  而受到美国经济数据强劲、智利铜矿面临罢工威胁或扰乱这个世界头号铜生产国的供应等因素影响,截至格林尼治时间5月27日16时05分,LME基准的三个月期铜上涨2.4%,报10244美元/吨。而截至北京时间5月28日闭市,上海期货交易所沪铜主力价格为每吨73370元。

  铜业短期难扩产

  铜矿资源在全球分布高度集中,造就了全球铜矿产业的高集中度。南美洲的智利、秘鲁以及美国、赞比亚是世界上最主要的几个产铜国。

  智利原是全球最大的产铜国和主要出口国,铜矿储量占世界的近1/5,产量占世界的近1/4,但如今,自身陷入困局的智利铜产业短期内难以在供给端发力。

  据大宗商品价格报告机构Argus称,智利铜业委员会(Cochilco)近日大幅提高了对2021年铜价格的预期,原因是预计全球市场会出现短期的铜短缺,同时金属商品交易所的库存也会减少。该机构预测,到今年底,精炼铜市场将出现14.5万吨缺口。

  智利铜矿企业面临的主要限制包括:疫情减缓铜矿生产活动、铜矿行业多个环节工人大罢工和智利政府的环保与加税法案威胁铜矿企业生存。其中,正在审议中的冰川保护法案无疑让智利铜生产商们头疼不已。

  另据路透社报道,世界最大铜矿——智利埃斯孔迪达铜矿的工人近日表示,如果在迫在眉睫的合同谈判中未达成“公平公正”的协议,工会准备进行长期罢工。路透社还称,智利正在改革以市场为导向的宪法,该国正在辩论是否增加矿工的特许权使用费。业内人士表示,这一连串法案可能会让智利的很多产铜商陷入困境。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全球最大的铜消费国中国采取积极的举措解决铜供应中的不当行为,能够一定程度上纠正铜的供需错位,从而使得铜价有所回落。事实上,当中国政府采取实质举措稳定国内大宗商品供求后,中国的铜价格应声下跌。但《日经新闻》称,美元走软以及对智利罢工的担忧限制了其未来的下行空间。

  此外,重要的产铜国秘鲁的总统候选人Keiko Fujimori宣称,将支持能源和采矿项目。彭博社认为,鉴于全球都在依靠秘鲁帮助满足清洁能源转型中日益增长的需求,秘鲁的总统选举结果将在金属市场上引起反响。

  今年有50万吨供应缺口?

  在清洁能源技术扩展需求和全球经济活动复苏前景的双重刺激下,铜紧缺和铜高价成为全球政府、生产者和消费者共同面对的一个新挑战。

  据新华社报道,5月23日上午,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国资委、市场监管总局、证监会五部门召开会议,联合约谈铁矿石、钢材、铜、铝等行业具有较强市场影响力的重点企业。会议指出,本轮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既有国际传导因素,也有许多方面反映存在过度投机炒作行为,扰乱正常产销循环,对价格上涨产生推波助澜作用。

  据《日经新闻》报道,此前,由于中国的迅速复苏,新冠大流行的影响几乎没有减弱铜的需求。据了解,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铜消费国,消费量近全球铜产量的一半,中国的铜消费主要依赖进口。

  不过,本轮铜供应缺口不断扩大的因素,则更多来源于全球其他主要经济体的复苏和刺激计划。

  智利铜业委员会(Cochilco)称,中国以外的国家开始从去年的铜消费损失中恢复过来。

  大宗商品贸易巨头托克(Trafigura)的铜交易主管Kostas Bintas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称,由于美国和欧洲的刺激资金很早就已经开始流动,它们几十年来首次成为铜消费的重要因素。

  据悉,从洗衣机、电动汽车等消费品到电力基础设施,铜都是重要的制造材料。美国和欧洲的刺激资金流入消费与基础设施建设,将急剧扩大其对铜产量的需求。

  当全球主要国家和城市都在推行自己的气候行动时,对可再生能源电力的需求将获得长足的增长,随之金属铜的供应紧俏愈发凸显。

  铜材料在清洁电力的基础设施中具有关键地位,其他大宗金属商品难以替代铜的角色。

  Visual Capitalist平台与金属矿业公司TMQ共同整理的数据显示,每兆瓦的太阳能光伏发电需要消耗5吨的铜,每兆瓦的陆上风电需要消耗4.3吨的铜,而离岸风电更是要消耗9.6吨的铜,其中,电缆所用铜是离岸风电铜消耗的主体。

  据上述机构预测,到2050年,每年将有超过300万吨的铜用于太阳能光伏发电和风力发电这两类可再生能源技术,这一数字是2020年全球铜矿产量的15%。但是如果将所有可再生能源生产方式考虑在内,2021年,全球将面临多达50万吨铜的供应缺口。

  全球投资机构愈发重视铜这一有色金属资源在未来生产生活方式中的新作用。

  据《福布斯》报道,对冲基金绿光资本(Greenlight Capital)负责人在2021年索恩投资大会上指出,发展电动汽车所需的大量电力将使得铜矿产业得到更多关注。电动汽车需要有包括清洁能源在内的发电、电力储存、和充电器来支持,该负责人称,铜需求热由此爆发。

  高盛也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将铜称为“新的石油”,该机构估计到2030年铜需求将增长近6倍,还将面临超800万吨的供应缺口。